九州购彩

为什么每到 7 月,医生们都盼着大学生开学?

本文作者:吞吞近日,厦门市中心血站表示,目前血小板库存量少,较易出现临床突发大量使用某种血型血小板而造成供应不足。 厦门市中心血站呼吁,希望更多市民能够捐献单采血小板。图源:厦门日报7 月的烈日炙烤下,手术延期、调配困难、患者亟需…… 「血液不足」的焦虑萦绕在医生们的头顶上。血液紧张的寒暑假 每到寒暑假,医院里的用血就紧张了起来。 目前,我国无偿献血的主力军为 18~35 岁的中青年人,其中 18~25 岁献血率最高。大学生是无偿献血人群的重要组成部分,部分地区 35% 的无偿献血都来自大学生。 随着这些献血主力的高校学生纷纷放假,加上高温、严寒的天气,街头的流动采血车采血量骤减。 不少科室都因为备血不足,取消或延期了手术,新收病人入院也要经过缓冲。在外科医生们那里流传着一句话,「等学生们开学就有血用了」。 外科医生张忻(化名)表示,10 月份以后明显能感觉到手术病人备血变容易了,2U 的备血都不需要家属额外献血。「多亏大学给献血学生们奖励综测评分,真的要感谢各大学。」 在内科科室,非手术用血的情况更是不容乐观。北京某三甲医院的朱辰(化名)医生回忆,曾经收过一个溶血性贫血的患者,只有 2.8 的血色素,等了一天多才调来 2 个单位,输完血后血色素也才 3.5。「我们再去申请的时候,血站说没有了。」 血液科的王阅(化名)医生说,最害怕过年。春节又遇上放寒假,出门献血的人数大幅锐减。 王阅回忆,前几年过年期间,当地用血紧张,只供应给各大医院的紧急手术和危重病人。而科室里一位 70 多岁患有再障的老伯,在血小板只有 3 的情况下等待了 4 天。「他每天都小心翼翼、烦躁不安,有时候甚至哭着求我,我能感觉到他的痛苦,但我也没有办法。」  断流 血液制品从采集到使用,像是一条流动的红色的河。 基于血液的特殊性,全血、血小板的保存期限分别为 35 天左右和 5 天左右,血站无法大量储备血液,只能「现采现用」。 血液中心会为不同血型的库存量设置上限、下限。某血型血液储量一旦低于下限,则会发出紧急采血的请示,在采血点贴出相应血型的「告急」;相反,一旦超过上限,则暂停采集,避免浪费。 厦门市血液中心此次短缺的是血小板,相比全血,成分血的采集遇到更大的阻碍。 一方面,采集血小板对捐献者的要求更高。根据 2012 年发布的《献血者健康检查要求》,相比对全血捐献者的献血前血液检测,单采血小板献血者还要检查红细胞比容、采血前血小板计数和预测采血后血小板计数。《献血者健康检查要求》《机采血小板捐献者血液初筛不合格原因分析》的论文指出,部分地区血小板捐献者的血液初筛的总不合格率高达 16.22%。另一方面,采集血小板的操作相对更为复杂。 捐献血小板需要先抽取全血,经过离心机分离收集血浆后,再把剩余血细胞输回给捐献者。采集 1~2 个单位的血小板,需要 1~2 小时的时间,并需要到具有机采血小板仪器的献血屋进行。目前只有各地的血液中心有条件,并不是所有采血点都能开展。 《单采血小板献血者流失原因及再献血意愿调查分析》显示,单采血小板献血者流失的前 3 种原因为:工作忙或时间地点不便(35.93%)、健康原因(24.40%)、机采时间太长(15.72%)。 这条红色的河,时刻面临断流的风险,医院不能够准时、足量地获取血液。 血液的运输也不方便,再加上全国不同血型的库存不同,全国范围内的血液调配不实际,还是依靠当地的库存。而各地的情况又大相径庭,在一些县级地区,一个多发伤病人就可能会用掉当地血库全部的存血。 断流之下,医生被夹在血站和患者之间。为了激励无偿献血,有的地方配套发布了一些地方性法规,规定了医疗机构除保障急救用血以外,对于无偿献血者可以优先用血。

《深圳经济特区无偿献血条例》

不少患者持「无偿献血证」来医院,要求医生按照宣传的那样给自己或家属「免费用血」,在得知无法调配和安排的时候又露出不解和质疑的神情。然而,在临床用血紧张的情况下,有限的血液资源要先满足危急重病人的需求,只有在完全「同等」(病情轻重以及医学上对血的需求基本一样)时,才能满足无偿献血者「优先」。 另一方面,虽然献血证有「免费用血」的宣传,但实际上是通过减免费用的方式达到免费。部分地区,患者需要先在医院缴纳费用,然后凭借相关的证明,自行前往血站申请退款。 由于血站和医院互相独立运行,临床医生对退费政策所知有限,面对患者质疑「不是说好免费吗?」的时候,医生也百口莫辩。 2019 年 9 月,卫健委发布《关于开展无偿献血者临床用血费用直接减免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全面实现省内血站与用血医疗机构无偿献血者信息互联互通,使医疗机构在费用结算过程中可获取患者及其亲属无偿献血信息,简化手续、精简材料。  开源:15% 的科室献血指标 寒暑期的采血量减少,但是临床用血的量却没有减少。一项对石家庄近三年供血情况的研究显示,新冠疫情以前,医院用血总量逐年增长,且红细胞类、血小板都有大幅增长。相比之下,根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,2020 年我国人口献血率只有 11.2‰。 为了让这条连接生命的红色之河继续奔涌,医生们加入了无偿献血的队伍。 当在临床看过太多「一袋血救一条命」的现实,张忻说,「我非常明白血液制品有多重要,我自己不忙的时候就会去献血,基本上每年一次,和我一样的同事也有不少。」 然而也有不少医院的「无偿献血」变成了「绩效指标」。 有医生表示,医院要求科室里 15% 的人参加献血,每人至少 300ml,献血的指标和绩效挂钩。「我们县医院人少,为了完成指标,科里经常有人拖着家属一起去献血。」 但夏天的进程,才刚刚过半。

策划:yuu. | 监制:gyouza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参考资料:

[1] 余成普.作为组织问题的“血荒”:一项社会学的探究[J].开放时代,2010(01):111-128.

[2] 邹梅馨,许建荣,李聚林,谢文英,陈兴智,钟华.单采血小板献血者流失原因及再献血意愿调查分析[J].广西医学,2016,38(03):434-436.

[3] 解雯涛,赵凤绵,王献伟,张亚平,谭延伟,赵文晶,刘佳.2017至2020年石家庄地区供血情况分析[J].河北医药,2022,44(01):139-142.

[4] 陈爱华,余朗星.机采血小板捐献者血液初筛不合格原因分析[J].浙江预防医学,2015,27(02):206-207.

posted @ 22-08-07 01:37 作者:admin 点击量:
九州购彩平台,九州购彩官网,九州购彩网址,九州购彩下载,九州购彩app,九州购彩开户,九州购彩投注,九州购彩购彩,九州购彩注册,九州购彩登录,九州购彩邀请码,九州购彩技巧,九州购彩手机版,九州购彩靠谱吗,九州购彩走势图,九州购彩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九州购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